生活晨報網 生活晨報微信 微博
現在位置:首頁> 文苑
父親叫“國慶”
作者:張天柱 日期:2019-10-16 出處:生活晨報
    父親打生下來就沒個正式名字,因為排行第八,家里人都叫他八小子。
    聽四叔講,父親出生那年,老家一帶遇上了特大旱災。爺爺就用張破席將父親裹住,送到女兒河對面的野樹灘,扔在一個小山丘底下的土圪洞里。
    后來,是三爺爺用黃條籃子把父親盛了回來。三爺爺打了爺爺兩個耳光:“有人不算窮,你養不了,我養。”
    父親是個很有良心的人,到后來他兒孫繞膝的時候,逢年過節總要念叨三爺爺如何如何好,三奶奶如何如何賢惠。講到爺爺扔他時,他總是聲調沉緩地說:“這也不能全怪你爺爺,就是把你爺爺啃掉,也不夠十幾張嘴吃幾天。”
    父親很小就上山割草賣錢,每次割的草,幾乎多到背不動。惹得奶奶直絮叨,心疼地說:“你背不動就少割點。”但是第二天,父親又依然如故。晚上,當父親將賣草賺來的錢交到奶奶手里時,奶奶總要翻開父親的破衣衫,輕輕地撫摸父親背上被繩子勒下的紅印印,眼淚滾落下來。
    一次,父親冒雨到野外割草,鐮刀鋒利,不小心將腿割了一個大口子,鮮血直流,經雨水一泡,第二天腿就紅腫發炎。但父親咬牙挺著,不敢告訴奶奶,怕她難過。后來,奶奶還是發現了,她邊給父親清洗血污、包扎傷口,邊聲淚俱下:“你咋不早告訴我呢……”
    就是這一年,父親得了一種病,肚子鼓得難受,當地人叫“鼓癥”。后來,就父親這種癥狀,我曾請教過幾位名醫,他們說,父親得的是腹膜炎,是營養不良、勞累過度引起的。還說這病很好治,抽掉積水,吃藥、輸液就能好。
    可在那個時候,卻無人能治。父親臥病在床,不吃、不喝,默默等待“死神”的召喚……沒想到,父親居然奇跡般地活了下來。
    一日,在如豆的油燈下,有點駝背的爺爺,把八個兒子叫到屋里,聲音嘶啞地說:“孩子們,你們都大了,出去闖闖吧,興許能混出個樣來……”
    七個兒子都覺得“好出門不如賴在家”“金窩銀窩不如自己的土窩”,唯有老八——十六歲的父親聽了爺爺的建議。翌日,村頭大雄雞第一聲啼鳴的時候,父親就悄無聲息地走出村口,挑著一副貨擔,踏上了艱難的搏命之路。
    離家后約半月的一天,父親來到一個縣與縣交界的村莊。那時正是中午時分,父親突然發燒,昏倒在村口一個破廟里。
    一位過路的大娘,把父親救回家里,用草藥給父親治病。大娘和孩子吃糠咽菜,卻設法搞來土豆,煮熟后再撒上芝麻、鹽讓父親吃;全家僅有一床破被,大娘就讓父親和孩子們合蓋……經過半月的調養,父親痊愈了,但高燒引起了急性中耳炎,父親的兩個耳朵幾乎失去了聽力。從此,父親臉上也失去了笑容。
    后來,每當講起此事,父親總是滿含感激地說那是他第二個親娘。
    父親離開那個村莊后,來到晉西北的一個小縣城扎了根。他給有錢人家打短工度日,苦熬了沒多久,便迎來了新中國成立。
    父親也從此走向了新生。他先是買了一間房,開了個門店,給人們磨面;后來公私合營,國家把個體私營者一律招為國有企業的正式工人。可就在簽招工表寫姓名時,父親犯了難,因為他沒有名字。單位有些有文化的人給他起了好幾個名字,父親都搖搖頭,經過再三考慮后,父親在那張招工表上,讓人幫自己寫上了自己起的官名——張國慶。
    張天柱(靜樂縣委老干部局城區支部委員)
上一篇:恩師教我練長跑 下一篇:研究發現電子煙可能加重哮喘

[1]

生活晨報網 http://www.pkednk.icu 地址:山西省太原市高新區長治西巷5號 經營許可證編號:晉ICP備15000298號 晉新網備案證編號:14082029
晉公網安備晉公網安備 14019902000180號 網絡出版服務許可證:(總)網出證(晉)002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舉報電話:0351-7117116
新聞熱線:0351-7117118 廣告/發行熱線:7117000/7117042 新聞監督:7117116 投遞質量:11185
建議使用1024x768分辨率 IE6.0以上,Netscape 6.0以上版本的瀏覽器瀏覽本站
舉報暴恐音視頻  山西省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   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  互聯網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中心
支付宝彩票新快3